2024 / 07 / 12 - (星期五)

台北市
30°C
Clear sky
焦點新聞
  • 首頁
  • >
  • 生活
  • >
  • 副刊/一閃一閃亮晶晶 在孩子們的寫作練習裡

副刊/一閃一閃亮晶晶 在孩子們的寫作練習裡

副刊/一閃一閃亮晶晶 在孩子們的寫作練習裡 - 早安台灣新聞 | Morning Taiwan News

寫作課堂上與國小學生一起閱讀的繪本,I Love You , Stinky Face。圖:劉秀鳳提供

那天,我在一班以小學中年級為主的班上,與他們一起讀了一本繪本書I Love You , Stinky Face。雖然找不到中譯本,只能看英文版,但我讓他們看著圖,以中文翻譯唸給他們聽。

 

除了欣賞繪本,那堂課其實暗渡了一個訓練主旨,想告訴孩子,如何把話說得完整一點,把意思表達明確一點,告訴他們,過於簡化的回答往往缺少說服力,就像作文,草草一筆帶過,別人很難掌握你所要傳遞的訊息。

 

我舉例,當你們問爸爸媽媽,到底愛不愛我時,爸媽回答愛啊。你會相信爸媽真的愛你嗎?幾乎每位孩子都搖頭回答:「不相信。」我再追問,因為你不相信,所以又再問一次,爸爸媽媽會怎麼回答呢?有位孩子用模仿的語氣說:「愛啦愛啦。」緊接著又補充強調:「而且會不耐煩。」其他孩子們都笑了,有的還猛點頭。

 

於是我給他們的課堂任務是,如果你是爸媽,怎樣的回答,孩子們才會信任你真的愛他呢?我們已讀完繪本書I Love You, Stinky Face。裡面的男孩,一次次追問,「如果我是……,你還愛我嗎?」故事裡的媽媽總是一次次不厭其煩溫柔地回答:我會為你……我愛你。

 

因為是一整期課程的第一次上課,被學校的開課儀式佔據了不少時間,留給孩子們只有短短的十分鐘,我要同學們把自己當作媽媽,選擇書中孩子某一次提問,試著回答。比如:「媽媽,媽媽,如果我是綠色的外星人,來自火星,只吃蟲子,那你還愛我嗎?」或「媽媽,媽媽,如果我是沼澤生物,住在……你還愛我嗎?」

 

因有繪本中母子的對答當範本,其實這個練習很簡單。一般水準的孩子,可以有這樣的表現:

 

在「媽媽,媽媽,如果我是綠色的外星人,來自火星,只吃蟲子,那你還愛我嗎?」之後,接著寫:

 

「那很好啊,反正我們家蟲子和蚊子都非常多可以讓你吃。」

 

「媽媽,媽媽,但是我還不相信妳啊。」

 

「那我就跟你一起去火星蓋房子過生活吧。」

 

也有孩子雖然沒有進一步延伸再多一句的對話,但也可以完整表達:「當然愛啊,你是我的家人,我怎麼可能不愛你,不愛你要愛誰呢?」但也有孩子,只短短地寫上:「那我就不愛你了。」

 

收回稿紙,面對這短短一句,我該怎麼看待呢?學生很懶散,不想寫?學生態度不佳,帶著火氣完成課堂任務?又或者,學生很酷,單純想表達自己不想接受這樣的小孩。

 

有位朋友點醒了我:「本來無條件的愛就很罕見,不管是親子或情人。孩子們自己懂得『你如果是….,我就不愛你了。』這樣的可能性,其實不ㄧ定是壞事。」

 

這讓我想了好久,我們總想著要訓練孩子們思考,要有自己的想法,當孩子們做到了,會不會是我們當老師的,反而受限於我們期待的答案,錯過了那回答裡,一閃一閃的光亮。

 

副刊/一閃一閃亮晶晶 在孩子們的寫作練習裡 - 早安台灣新聞 | Morning Taiwan News

一位中年級學生的作文,只有短短兩行,遮起來的,是閱卷老師的評語。圖:劉秀鳳提供

還有一份小學中年級的學生作文,距離現在恰恰十年,那是團隊裡一位老師的課堂,給的題目是:「不能說的秘密」。這孩子只短短寫上:題目叫做不能說的秘密,都說不能說了,我怎麼可能寫在上面呢?!

 

可惜批閱的不是我,否則我會給他高分,因為他爽俐的質疑與清晰的思辨令人激賞。況且這不是比賽,只是課堂練習。

 

這件事除了給我一些警醒,作文命題必須慎重其事,更讓我深自警惕的是,當孩子交出了預料之外的作品,可不可以,我們也擺脫自己有限的思維,跳脫窠臼,嘉許那些勇於表達的孩子們,為他們的與眾不同,感到欣喜。因為真實的書寫,說出真正想說的話,盡情展現自己的所思所想,是會發亮的,像一閃一閃亮晶晶的小星星,在字裡行間,照亮閱卷者的心與眼。

 

就讓我們在寫作教學課堂上,更謙謹、更用心,陪孩子們一起,讓文字純粹,讓寫作有生命力!

 

作者:劉秀鳳

 

本文為作者授權文章,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。

 

本篇文章轉載自 桃園電子報

相關新聞

拜登才稱澤倫斯基為普亭 又搞混賀錦麗與川普

北約重申支持烏克蘭 稱中國是俄關鍵支持者

國軍偵測66共機、7共艦三面環台 創今年新高

震驚!Dyson大裁員 千人準備捲鋪蓋 高階主管也逃不掉

熱到生麵團烤成黃金麵包?高溫40度「這裡」比烤箱還猛

裝完化工油後裝食用油?中國油罐車遭踢爆背後…水很深?